彩民网

让梦想从这里开始

因为有了梦想,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,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,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,绽放成功之花。

黑红“顶流”,《羊了个羊》

新闻资讯

你的位置:彩民网 > 新闻资讯 > 黑红“顶流”,《羊了个羊》


黑红“顶流”,《羊了个羊》

发布日期:2022-09-21 11:26    点击次数:194

  “羊了个羊”受难记。

  自9月13日登上微博热搜第一起,《羊了个羊》这款游戏已经爆火全网五天了。

  无数玩家在通关率只有0.1%的第二关愈挫愈勇,甚至连游戏里的中插短视频广告都可以全文背诵。然而“肝”了几天后,玩家们也累了,有关《羊了个羊》的社交内容下,互动讨论开始走向“禁玩”“时间都去哪了”“我们才是那只羊”……

  又风靡全网又饱受争议的《羊了个羊》,成了当之无愧的黑红“顶流”,引起广泛讨论。相比曾让网友们不可自拔的《跳一跳》《合成大西瓜》,它展现了当代小微游戏走向的另一种营销为王的极致。

  全网争做0.1%

  点开《羊了个羊》,可能是从办公楼电梯间、通勤地铁线、朋友圈“第二关”、短视频信息流的任何一个节点开始的。

  《羊了个羊》玩起来非常简单,简单到不需要任何游戏说明,对于所有玩家来说都是零门槛。它本质上是一款消消乐游戏。游戏开局界面上会显示数量不等的卡牌,玩家需要通过点击上方卡牌,将选中卡牌移到界面底部的消除框。框内最多储存 7 张卡牌,而当框内有 3 张相同卡牌时,3张相同的卡牌将会被自动消除。界面内所有卡牌全部消除,则为游戏胜利。7 张卡牌空位均被占满,则被视为游戏失败。

  黑红“顶流”,《羊了个羊》

  图源丨《羊了个羊》

  消消乐游戏并不稀奇,但《羊了个羊》的特色在于只有两关。第一关是教学关,第二关就是“地狱关”。游戏官方表示,这是一款超难的闯关消除小游戏,第二关通关率不到0.1%,第二关每天更新一次。这个极低的通关率仿佛一座峭壁,能够登顶的玩家便会出现在游戏首页的排行榜中。排行榜以不同地区进行划分,极强地刺激了玩家们提升排名、为地区争光的胜负欲。截至发稿前,排名第一的已经从山东羊队变成了江苏羊队。

  为了通过这极难的第二关,玩家会通过分享游戏和观看短视频广告,获得三种道具和复活机会,平均算下来,玩家每局要看90秒左右的广告。据估算,玩50局游戏要看75分钟广告,而不少玩家玩《羊了个羊》成百上千次不在话下,也就意味着玩家观看广告的时长也在成倍增长。

  除了游戏本身陡峭的难度曲线带来的热度,《羊了个羊》在多个社交平台上的“病毒式”传播和综合性热度,也让业内人士试图寻找其营销推广的蛛丝马迹。

  比如,《羊了个羊》虽依托微信小程序,传播渠道却多点开花。最先发酵的社交平台是微博,在抖音上也热度颇高,后续才逐步蔓延至微信朋友圈。

  根据DataEye研究院数据统计,数日前微博上#羊了个羊#话题热门微博中,第一的内容发布者为逍遥散人M,第二位新浪游戏,第三为风期限在凌晨,第四位游戏团。据读娱报道,这四位内容发布者中两位简介为“2022年辰星计划博主”,而辰星计划恰好就是有微博微任务发起的专项扶持计划。由此《羊了个羊》也被推测游戏团队与微博或大V们进行了合作。另一方面,《羊了个羊》在星图游戏发行人计划上线了达人推广任务预算预计共500万,到了9月14日,游戏又进一步上线了22万奖金相关任务。砸钱买流量的操作,也为《羊了个羊》在抖音上的热度打好了基础。

  游戏走红后,大批玩家进入《羊了个羊》与第二关鏖战,这款依托小程序的游戏一度出现异常,甚至在24小时内崩了3次。据北京青年报采访,由于游戏意外爆火,最近《羊了个羊》一直在被盗版攻击,团队成员基本都会通宵工作,技术岗位的小伙伴会更辛苦,累了就去楼上的休息室,其他的小伙伴也在为这个项目继续努力。目前《羊了个羊》官方已经开始急召后端服务器开发人员,“推荐入职的奖励五千,自荐入职的奖金五千”。

  “驴了个驴”

  《羊了个羊》不单为玩家带来了挑战地狱关的刺激感,也让他们饱受过不了关和反复看广告的折磨。玩家们对游戏的情绪,也从最初的投入和热情,转变为辗转反侧的疲惫。网友们形容道:“‘羊了个羊’玩着玩着就变成‘驴了个驴’。”

  在这种复杂的情绪中,游戏也迎来了大量负面质疑。

  首先是玩法抄袭争议。《羊了个羊》被质疑抄袭另一款游戏《3tiles》。而《羊了个羊》相关负责人第一时间对此进行否认。负责人表示,《羊了个羊》游戏使用的是最基础的游戏玩法,如果“连成三个”的玩法就算抄袭,那这样的游戏也太多了,公司不会对此理会,用户自然有自己的判断。所谓抄袭争议,不排除有其他游戏公司来蹭热度的嫌疑。

  其次是“通关率”争议。不少玩家在第二关反复折戟后,选择禁玩《羊了个羊》。有玩家向刺猬公社(ID:ciweigongshe)表示:这不是游戏难度的问题,而是开发者很可能刻意控制通关人数,让通关概率变成0.1%。无论是否过关,每个玩家都是被割的韭菜。

  更有玩家怀疑,所谓极高难度其实是“无解关”。游戏通过程序随机发牌,如果方块数量根本无法三三消除,那么无论玩家多么努力,第二关都不可能通关。不少玩家晒出游戏记录以证实这种可能性。当将所有隐藏牌都消除、玩到还剩大约十颗牌时,他们发现牌面根本不是三三组合,这局费尽心力的第二关从最初就是“无解关”。

  游戏团队负责人也对算法控制进行否认,并表示社交游戏的底线就是真实和公平。针对网传“无解”截图,他说:“由于摆列方法和视差让人感觉只有这两块。其实这两个方块底下还有,只是叠住了,如果这时候还有随机洗牌道具,就能过关了。”

  虽然针对核心质疑均作出了否认回应,但团队负责人面对玩家们对于游戏难度的批评表示接受。在他看来,玩家的喜欢和批评都是情绪的一部分,有情绪也代表他们真正参与了游戏,觉得游戏好玩。难度的设置,是游戏的乐趣和社交话题的一种结合,“如果都像第一小关那样,乐趣又是什么呢?”

  游戏制作团队表示,《羊了个羊》的定位就是“社交游戏”,即基于社交体系出发去设计的游戏。玩家吐槽、抱怨、寻求朋友合作帮忙,都会激发社交点。当游戏有挑战性的时候,困难有多大,玩家过关的时候就有多兴奋。

  从这一定位上看,《羊了个羊》挑战玩家极限的设计思路和当前“又黑又红”的口碑,恰恰最容易刺激玩家社交和引爆网络话题。这不难理解。根本上说,《羊了个羊》就是以冒犯玩家作为“噱头”,才能在短时间内积聚起如此庞大的流量和热度。如果没有瞬间攀升的难度曲线,没有0.1%的通关率,那基础玩法并不新奇、游戏质量也较粗糙的《羊了个羊》,如何能吸引到广大网友的稀缺的注意力?

  游戏营销的胜利?

  《羊了个羊》爆火后,其制作方北京简游科技有限公司也浮出水面。

  北京简游科技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为张佳旭,公司成立于2021年1月26日。简游共有三名股东,其中,大股东为张佳旭,持股85.5%,此前他曾担任《海盗来了》的制作人,《海岛来了》也是微信小游戏首款月流水破亿的产品。

  简游科技第二大股东厦门雷霆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,其大股东是厦门雷霆互动网络有限公司,该公司为老牌上市游戏公司吉比特(行情603444,诊股)全资子公司。

  吉比特旗下的《问道》《摩尔庄园》等均为热门游戏,但今年上半年,公司业绩罕见出现下滑。吉比特在投资者互动平台回复,明确其间接持有北京简游科技有限公司10%的股权。而吉比特方面也表示已经关注到《羊了个羊》的爆火,该款游戏是由吉比特参股公司研发,投资比例不高,相关收入将体现在吉比特的投资收益部分。

  尽管背靠知名游戏公司,但《羊了个羊》项目的研发团队实则只有三人,开发时长3个月。负责人表示,在游戏制作阶段和上线初期,团队完全没有预料到这款游戏会爆火。而目前《羊了个羊》的日活跃用户数,已经完全超出他的认知。

  从《跳一跳》到《合成大西瓜》再到《羊了个羊》,休闲小游戏不乏全网爆款。如何在成熟的基础玩法上进行创新,让游戏迅速积累传播势能、制造话题是关键。即便如此,和过往的爆款休闲游戏相比,《羊了个羊》仍然具备一定的特殊性。

  首先是休闲游戏的“反休闲”。从玩家们争相挑战0.1%的体验中可知,《羊了个羊》显然已经离“休闲”二字相去甚远。《羊了个羊》并非首个让玩家们拼命“肝”的休闲小游戏。一旦休闲小游戏成为爆款,因其玩法简单且参与度高,玩家们挑战成瘾是常有的事。区别在于,从游戏机制层面,《羊了个羊》主动拥抱了这种“上瘾”。

  虽然在面对第二关难度的争议时,团队负责人回应表示,游戏机制设置为每天一大关、第二天重置,初衷就是希望玩家可以更加轻松。但本质上,《羊了个羊》最具吸引力的游戏机制,就是以0.1%的通关率、地区排行榜、似少实多的隐藏牌,以丧失游戏推进感作为代价,最大程度刺激胜负欲,让玩家快速“上头”,陷入第二关的无尽轮回。

  其次是营销与游戏强绑定。仅就游戏创意角度,《羊了个羊》并不新奇,甚至被质疑抄袭。但从其营销效果来看,《羊了个羊》赢得盆满钵满。某种意义上,《羊了个羊》的营销裂变手段就是其游戏机制本身,二者不可分割。

  倘若剥离《羊了个羊》的游戏属性,其营销手段在电商领域屡见不鲜。拼多多的“砍一刀”、饿了么的“免单一分钟”,都是利用社交裂变和“薅羊毛”的人性去刺激更多的传播和消费。只不过,《羊了个羊》消费的是玩家的注意力和时间。

  有了《羊了个羊》这个爆款在前,可以想见,未来将会有更多小微游戏开始效仿,甚至不止于小微游戏。在注意力经济的时代,游戏是否“速生速死”先放在一边,至少营销与游戏之间的关系将会被重新审视。这大概也就是社交游戏的“精髓”,玩的就不是消消乐,而是那智商堪比爱因斯坦的0.1%,为此,人们永远乐此不疲。

  你玩《羊了个羊》,开心吗?



Powered by 彩民网 @2013-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