彩民网

让梦想从这里开始

因为有了梦想,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,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,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,绽放成功之花。

卖家具三年, 新东方老师入账50亿

人才招聘

你的位置:彩民网 > 人才招聘 > 卖家具三年, 新东方老师入账50亿


卖家具三年, 新东方老师入账50亿

发布日期:2022-08-31 12:11    点击次数:59

记者|周琦

编辑|江昱玢

“妖股”再出没,冲顶跌落不过四个交易日。

8月18日,B2B电子商务方案供应商大健云仓在纳斯达克上市,成为“大件商品B2B出海第一股”。

上市首周,大健云仓股价由12.25美元/股飙升292%,单日涨幅突破200%,市值超一度接近25亿美元(约合人民币170亿元)。

此前尚乘数科、智富融资,股价“暴走”又断崖式下跌,历历在目。上市仅四个交易日,截至美东时间23日收盘,大健云仓股价已回落至26.64美元。

不过,从盈利能力上看,2021年大健云仓净利润达2930万美元,是2019年的10倍有余,三年营收8.12亿美元(约合人民币55.76亿元)。投资队伍中更是出现了红星美凯龙、京东的熟面孔。

这些闪光点源于,创始人吴雷让亚洲制造商们,与海外经销商携手做“大件”生意。

大件出海难

吴雷曾是新东方教育在线的首任CEO。2006年,他创立了大件家居商品跨境平台大健云仓,总部设在苏州。

对跨境电商从业者来说,大件跨境是行业里的一座大山,因为成本过高。

“大件商品想跨境送给客户需要花大价钱,运费可能比商品本身还贵。”跨境从业者鑫智表示,“这也是行业门槛所在。”

与小商品不同,规格大、非标准化的大件商品,易损坏、难搬运、难退货。“海外客户不喜欢,要退货,于他们只是一句话的事,这类事发生多了,这门生意难以维系。”鑫智解释道。

大件商品物流只能是海运头程、海外仓、本土快递。

即先将商品通过海运发到外国,进入海外仓,客户下单后再从海外仓通过大件快递发往客户家中。

做跨境大件生意,还要考虑备货问题。两难的是,大件家居是低频消费类商品,备多了,资金投入、仓储费高;备少了,工厂不愿意开工。

这对吴雷是个机会。

2014年,他收购了美国康普集团,这是一家面向美国的B2C电商平台,主要产品是中国的家居、玩具、服装、饰品等,由此大健云仓正式进军美国市场。

目前,公司在美国、欧洲、日本自建仓库,总存储空间超400万平方英尺(约合37万平方米),覆盖11个目的港,年吞吐量超1万个集装箱。

靠“大件”打出差异化的思路,获得资本的青睐。

2017年,红星美凯龙投资大健云仓;2020年,公司获2.6亿元融资,京东集团为主要投资方。

“大健云仓多年积累的产品供应链和跨境物流仓储的交付能力,具备较高的行业壁垒,双方可以快速形成业务互补,成为京东国际化业务的重要支撑力量。”京东集团副总裁胡宁峰彼时表示。

上市前,京东、红星美凯龙分别持股11.3%、7.9%。

而吴雷持25%股权成为公司实控人。按当前市值计算,他的身价已超18亿元。

海外版1688

解决大件出海难,吴雷放大招。

他通过“GigaCloud”跨境B2B平台,直连供应商与经销商,最大程度减少流通环节及成本,提高产业链流通效率。

大健云仓为“大件”提供三大业务:GigaCloud 1P、GigaCloud 3P及非平台电子商务。

GigaCloud 1P为直营。大健云仓从供货商手中直接买入大件商品再卖出去,赚中间差价。商品归属权转移给大健云仓,平台能决定营销方式与销售价格。

GigaCloud 3P为B2B,大健云仓搭建平台、撮合交易,事成后拿交易佣金。

“有点类似海外大件版1688。”鑫智评价,大健云仓和工厂把货准备好,零售商卖出大件商品后,大健云仓一件代发,整个过程不涉及产品的设计、生产环节。

相对于传统外贸,该模式降低了贸易成本、进口关税。这吸引了不少中国卖家,近三年3P活跃卖家中,约有九成为国内制造商,还有小部分来自越南、泰国等东南亚国家。

平台外电子商务则通过亚马逊、eBay、沃尔玛等第三方平台产生销售收入。

三大业务中,GigaCloud 1P收入占总营收比例最大,2021年该部分营收达1.88亿美元,总营收占比超45%。

除了为大件商品提供B2B交易平台,吴雷针对跨境电商交付难的问题,自主研发了仓储管理和物流配送系统。

大健云仓已在北美、欧洲和日本等国设有21个海外仓,平均可在3天内,完成美国48州的九成以上客户交付。

下单选择也很多。

GigaCloud平台上,超过400家供应商提供上万SKU,覆盖家具、大家电、户外运动器材、室内健身器材、庭院花园器材、建材卫浴、汽配用品等超30个品类,活跃渠道商家超4000个。

2019-2021年,大健云仓的GMV从1.905亿美元攀升至4.381亿美元,活跃买家则从441个翻了8倍至3566个,他们的年平均支出已超11万美金。

成本负担重

为大件商品提供出海捷径的同时,吴雷遭遇了增收不增利困境。

2020-2021年,公司营收从2.75亿美元增至4.14亿美元,净利润却从3745.5万美元跌至2925.7万美元。

麻烦还在延续。今年第一季度,营收同比增长17.9%,达1.12亿美元,净利润却同比下降40.6%,仅为473.9万美元。

大健云仓进货、运输、仓库租赁等成本压力不小。

“1P”自营模式中,供应商省去了物流、仓储的麻烦,大健仓储却承担了库存积压及租仓库的费用。

“更短的应付账款和更长的存货和应收周期,会对该公司的现金流产生负面影响。”招股书直言其风险。

2021年,公司存货由上一年的3.56万美元增至8.14万美元;存货在总资产的占比也从25.6%提升到43.5%。

高昂运输成本加重了运营负担。

晖超实业总经理余彩兵表示,船商将一个40英尺集装箱,从中国运往美国西海岸港口,平均价格从2020年初的1500美元,增加到2021年9月的2万美元以上。

2022年3月份指数显示,亚洲-北美西线运费18345美元/FEU,是一年前的6倍,到北美东海岸的运费也翻了4倍。

如此看来,大件商品跨境还是一个好生意吗?

据 Frost and Sullivan数据,美国B2B销售电子商务渗透率仅为9%,长期增长空间较大。

“B2B是做熟人生意,若收交易费,买卖双方都线下跑掉了,因此阿里巴巴以收会员费为主。”鑫智表示,“相反,大件商品的特殊性使大健云仓控制了物流和交易,买卖双方逃单难度大,成本上不划算。”

此外,美国《进口安全与公平法》一旦通过并实施,B2C小件卖家和B2B部分小批量卖家,生意会受到影响。该法案规定,部分国家将不再享受800美元以下跨境小包免关税的制度便利,运营成本将上升。

换言之,大件商品交易的发展空间不小。能否抓住机会保持大健云仓的盈利涨势,是李雷急需向投资者证明的。

(文中鑫智为化名)



Powered by 彩民网 @2013-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