彩民网

让梦想从这里开始

因为有了梦想,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,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,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,绽放成功之花。

嵩口坪老街、围埔古村、林磜畲村……

联系我们

你的位置:彩民网 > 联系我们 > 嵩口坪老街、围埔古村、林磜畲村……


嵩口坪老街、围埔古村、林磜畲村……

发布日期:2022-04-19 11:19    点击次数:198

不管时光如何更迭,每座老村落里都有让人怀念的旧时光。在被淹没的古村遗址中,在高低不平的鹅卵石路面上,在早已倾塌的老墙垛旁,在坊间老人布满褶皱的遥远回忆中。嵩口坪老街、围埔古村、林磜畲村……一座座古坊从故纸堆中渐渐浮现,从古老的传说中缓缓走来,愈发清晰而生动,古老而绵长。

嵩口坪老街印象

嵩口坪老街是一条记忆的街,它在老照片的光影中渐渐陈旧,在嵩口村民的沉思中渐渐模糊。可当打开记忆的阀门,那些老街上风雨相随的日子,那些市井街头的繁华拥挤又都一一再现。

嵩口坪分为上坪、下坪,嵩口老街也分为上坪街和下坪街。上坪村,地形为犁嘴形,自高坑一路山脉而来,在两溪交汇之口形成了一块三角形的坪地。步入上坪老街,巷弄在一幢幢旧宅新舍间穿行,失了往日的熙熙攘攘,时光似乎在此停滞。巷旁,紧邻九龙溪老码头,是一排老粮站仓库,过去各地粮米曾航运至此处中转,又运往各处,舟船往来,运渡繁忙。在深巷中穿行,偶见一两座被遗落的老屋旧影,铁锁闭户,危墙欲塌,乱草在墙头滋长,墙下杂木中堆放着几截旗杆石,石杆上“贡元”(贡生的简称)二字虽因年代久远而略显模糊,却透着深厚沧桑的笔力,彰显着这里曾经的文化古风。老街正中是古老的真武庙,真武大神、九龙尊王端坐正中,护佑着上坪一地百姓的行水安全。深巷尽头,是重建的闽王庙,面朝九龙溪水,告示王氏后人不忘开闽王王审知后裔繁衍生息于此的宗族血脉。

上坪老街

旧时,上坪曾有驻军,故又称为上营。在解放前兵荒马乱的年代,上坪经常受到土匪骚扰。上坪村民为抵抗土匪侵袭,在沿嵩溪河的岸上,用大石块垒起了几个一米多厚,一人多高的土炮台,炮台中间留有四十厘米见方的炮眼,炮眼中放置用铸铁铸成,长约两米的土炮,每当听说土匪来了,村民们就立即将炮筒装满乌硝、铁钉、碎碗片,装上引线。待土匪欲涉水进逼上坪村时,村民便点燃土炮引线,打退土匪。现在,那由石块垒成、毫不起眼的古炮台依旧静静地立在上坪岸边。

下坪主街

下坪村,地形为荷叶形,沿九龙溪东岸一片狭长地带延伸,一条笔直的街道自北向南贯穿而行,历史上它曾经历过四次变迁,折射着嵩口坪古村的历史。

下坪村第一条老街并不是现在贯穿镇区中央的街道,而是位于现在九龙溪的河道中央。据老辈人介绍,过去九龙溪河面没有现在宽,但在千百年水流的冲刷下,河岸一次又一次崩塌,河道随之越来越宽,今天河面已宽约 100 多米,村民被迫往高处搬迁,原来的老街渐渐沉没在了河道当中,难寻踪迹了。

下坪村的第二条街道是一条鹅卵石铺就的客家风格老街,仅二三百米长,二三米宽,沿街两边是一色低矮的木结构平房,偶有几间狭小的店面,卖些糕点和土产杂货。20 世纪 50 年代,它曾是嵩口最繁华的地段。当时街边有一座古戏台,每逢农闲季节,外地的潮班、湖南班等戏团都来此演出。当时还没有电灯,每当两盏雪亮的汽灯挂到戏台上方,锣鼓一响,四面八方的男女老少就蜂拥而至,把戏台前几百米的大坪挤得水泄不通。小商小贩在周围摆上摊点,兜汤、油饼、香糕、瓜子、花生、甘蔗等各种美食应有尽有。到了 60 年代,一场无情的洪水肆虐而来,下坪村民被迫再次含泪迁移,下坪的第二条街道就这样在人们的眼皮底下消失了。

现在的下坪老街,已是第三条街道了。说它是老街,有两层含义:一是和现在镇政府门前的主街道解放街相比,时间更早,因而算是老街;第二层含义是这条街道历经了半个多世纪水与火的洗礼,欢笑与泪水的交织,繁华和冷静的更替,犹如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,脸上刻满了时代的沧桑。

新中国成立初期,嵩口还没有农贸市场,每逢圩日,村民们便占街为市。三四米宽的石板街两边摆满各种摊位,各种农特产品琳琅满目,四面八方前来赶圩的村民摩肩接踵,挤满了整条老街。这条老街不仅是嵩口商品、农副产品的集散地,镇政府的机关单位也集中于此,老街成了嵩口唯一的商贸中心和经济、政治中心。但从 20 世纪 60 年代至 90 年代,上坪连续遭遇两场火灾和两场水灾,将老街曾经古老的记忆毁于尘烟。

1961 年,老街北端一座茅草房失火,殃及相邻的民房。当时的民房绝大多数都是木结构平房,且紧密相连,没有消防队,更没有消防车,火源一起,风助火势,人力无法近前。村民们眼巴巴看着大火把一幢幢房屋吞没在火海之中,“呼呼”的火声,夹杂着木板、房屋烧焦垮塌的哗叭声,救火人员四处奔喊,灾民们惨痛地哭喊,令人撕心裂肺。这场大火烧毁了半条老街,废墟一片,瓦砾遍地,杂物狼藉,惨不忍睹。1974年,老街再次遭遇火灾。老街南端一位村妇煮猪食时烧烟花,人不在灶前,又一次引发火灾,烧毁了南面另半条街。十几年时间,大火将整条老街烧得面目全非。灾后,人们吸取了木结构房屋易发火灾的教训,重建家园时纷纷建起了土墙住房。

改革开放后,下坪老街又因遭遇 1984 和 1994 年的两场特大洪灾而受到毁灭性的破坏。由于当时老街房屋多数是土墙房,在洪水的冲击和浸泡下,一座连着一座土墙房轰然倒塌,下坪村民在火灾后重建的家园、积累的财富,都在这两场洪水中被席卷一空。一座繁荣的小镇、一条繁荣的老街在一次次灾难中垮下,又在一次次灾难中重新站起。九四洪灾后,福建省委和省政府高度重视,省领导亲自到嵩口老街视察灾情,慰问灾民,并拨出专款救济老街村民。灾后,各级政府也纷纷伸出援手,多灾多难的老街,得以第四次重建家园。

今日走进下坪老街,客家街巷之韵已难寻,长长的解放街贯穿镇区,街道两旁林立着钢筋混凝土的现代楼房建筑,食杂、餐馆、百货等各式店铺琳琅满目。2020 年镇政府开展街区环境整治,以客家风格为主调,建设马头墙,统一店招设计,在这一点一滴中,重新找回这条老街的客家古韵。(罗有清)

围埔故村老街旧事

顺龙津河而下,距县城四十华里,有一“南山寨”,在“南山寨”与县城之间,锣盘山横于其间。其山脉向南延伸至“南山寨”山脚,九龙溪在其间曲绕而过,在此形成“U”型盆地,方圆数里。魏征后人在此繁衍生息,这便是围埔村(历史上又称玮埔村,旧志上也写作玮埠村)。

围埔村现有 300 余户人家,全村 80% 人姓魏。历经数百年发展,形成了颇具闽西风貌的客家村落。

20 世纪 70 年代初,安砂电站建水库,由于古村地势低,故整体搬迁至现址,古村变新村。如今交通便利,嵩邓公路穿街而过,经济活跃,百姓安居乐业。

从嵩口出,沿九龙溪而下七华里,便见供行人歇脚的“四脚亭”,再行八华里便到了玮埔村渡口。九龙溪行至此,河面极为开阔,河中有一沙洲,沙洲上布满了黄竹丛及野柳等灌木,常有水鸟栖息。沙洲两旁的沙滩连接着河岸,阳光照射下,沙粒闪耀着洁白的光芒。炎热之夏,沙子被日光洒得滚烫,赤脚行走于此,如行于炭火,其姿犹如跳舞。

沙洲将河分为一主一次两河道,次河道谓之“灌”,秋冬无水,春夏水复。每年春夏之交,村民则在“灌”的上游,用沙石将河水渚上,水中鱼群见上游断水,只顾向下游逃命,不想人们早已在“灌”的出口摆上各种捕具,只等鱼儿往里钻,谓之杀“灌”。从渡口乘船过九龙溪,经沙滩沿台阶拾级上岸。河岸台阶右侧是油坊,寒冬腊月,便能听到黄牛拉磨碾压茶籽的吱吱声、小孩赶牛的吆喝声,还有榨油师傅的号子声……空气中弥漫的茶子油清香缕缕飘来,沁人心脾。每到这时,人们也就知道离过年不远了。台阶左侧是一观景亭,每年端午佳节村民聚集于此观赏龙舟赛事。

村里一主街贯通南北,商铺、药铺分布其间。街面不宽,一到夏天,人们会在街面上搭上架子,铺上各种树叶,供人们纳凉。村中老者也相聚于此,谈古论今。街中心有一“十字街口”,每年正月闹元宵抬菩萨,这里便是“上角”“下角”抢菩萨的分界点(以“十字街口”为界,靠村口的为下角,靠村尾的为上角),以此点定输赢,很是热闹。村中房屋多为一到二层,少有三层,一般设有灶房、厢房、卧房、上厅、下厅、天井,多为砖瓦和木质结构,少有土坯房,为典型的客家建筑。

老村中建有多座祠堂、大屋,多为砖木结构,建筑精美。门楣、门窗刻有精致木雕纹饰,或浮雕、或镂空,其内容以传统宗教神话、孝道故事为主。其中玮家大屋位于村口不远处,是一座全木制的院落。有上下厅、中天井,上厅、下厅、天井左右各有一间厢房,村里最早的小学便设于此。村里有三座庙,村口的观音堂是个尼姑庵,村尾的三官堂供奉三官大帝,信徒众多,常年香火不断。距村尾约两华里便是“大庵下”,是村里规模最大的寺庙,供奉佛祖释迦牟尼、十八罗汉等。这里古树参天,林深荫蔽,北上村道穿林而过。由此向北步行 500 米左右有一廊桥,村民称之为“暗桥”,桥中侍奉有菩萨数尊。廊桥保存至今,但遗憾的是年久未修,已失当年风采。

村中有两口古井,一口位于村中部,一口位于村尾,而村口离河较近,所以“下角”村民日常生活用水皆汲九龙溪水。过去,溪水清澈见底,水中游鱼清晰可见,溪水可直接饮用。水中鱼儿也多,每逢年节,村民到河里杀鸡宰鸭,家里小孩便会用蚊帐布罩于脸盆口,并开一小口,鸡鸭内脏置于其中,将盆没入水中,鱼儿见食入内而不得出,以此捕些小鱼为乐。井水清凉如冰,夏日用井水泡仙草冻,再加以少许蜂蜜,是为绝配。

引绳汲水是村姑们的日常,天刚见亮,便能听到从井边传来妇女们豪爽的欢笑声,有时也会传来撕心裂肺的悲号声,人世间的悲喜聚集于此,纷呈上演。村里分布着大大小小许多池塘,有“莲蓬塘”“门前塘”……村里的排水沟把它们串联起来。春夏雨季来临时,池塘里的鱼儿会游入排水沟,村里小孩便会拿上土箕、舀等渔具抓捕,时常能抓到火烧鱼、鲫鱼,幸远的话还能抓到塘虱。到了冬天大人们会“勺塘”,就是在木桶或箩筐两侧系上长绳,左右各一人拉着长绳一紧一松,很有节奏地将池塘水掏干。而后带上“笼占圈”下塘摸鱼,鱼多时,人们就把鱼直接咬在嘴里,腾出手来再继续摸鱼。

在村尾不远处有一长方形古城台遗址,长五六百米,宽两三百米。20 世纪 50 代初,这里被改建为劳改农场。70 年代农场迁至林畲监狱后,县里在此成立了知青点。知青回城后,由于常年无人管理,现已荒芜。(魏建昆)

古韵悠悠 林磜畲村

早闻,嵩口有一个建于明代的少数民族村落,它就是林磜村。从嵩口镇区出发,过围埔,进大元,沿弯弯曲曲简易公路顺山溪溯源而上,车窗外两山夹峙,梯田重叠,驱车经过一段沙土路后,来到古树覆盖下的小溪源头,这便是林磜村了。

林磜村四周是绵延的原始丛林高山,还有为数不多的楠木林。中间是 200 余亩植物茂盛的田畴,林茂粮丰,源远流长,造就了丰富的“负离子”和其他对人体有益的气态物质。两抹溪流从白云缭绕的后龙山巅奔流跌宕而下,汇聚村中。村民沿溪两岸建房居住,溪水浅吟低唱,奔向水口。一条小路从水口溪坑开凿而出,是古村连接外界的唯一通道。林磜村地形偏僻闭塞,因建在林木参天高岩石磜间而得名。距大元主村 6 公里,有农户 30 余户,人口 160 余人。属大元村的一个村民小组,是以蓝姓人为主居住的畲族村。据《林磜蓝氏族谱》记载:蓝奎为蓝姓入闽始祖。林磜蓝姓是蓝奎第六代孙蓝伯六的后裔,从宁化迁余朋芹口,明朝蓝吾寿再迁居嵩口大元林磜。吾寿公为林磜蓝姓开基始祖,至今已有 500 余年历史。

民国初期,此地土匪猖獗,常常进村抢劫,放火烧房,导致全村逃离林磜,散居深山老林。村民承受不了土匪摧残,只能隐瞒畲族混为汉族以图谋生。改革开放后,少数民族政策日臻完善,全体蓝姓村民申请要求恢复畲族。1984 年 12月 10 日清流县人民政府行文《关于恢复嵩口镇大元村林磜村民小组蓝姓畲族问题的批复》(清政 1984综 209 号)文决定恢复林磜村的蓝姓为畲族民族成分。

几百年来,林磜蓝姓人逐渐融入当地汉族文化,在房屋建造、农耕技艺、衣着穿戴、语言乡音、风俗人情等生产生活方式都和当地客家人无异,但仍然保留着一些畲族元素。畲族人蓝德财说,林磜畲民,民风淳朴,在融入汉民的生产生活中,一些少数民族传统的生活习俗还保留至今。

林磜村头村尾的两座古祠堂,便是林磜村畲族文化之“脉”的见证。建于村口的是蓝氏宗祠,宗祠内奉供着林磜蓝姓开基始祖吾寿公牌位。祠堂悬挂有牌匾:《古处衣冠》《纯良雅望》。碑文详细记载:《盘瓠传说》《林寨蓝氏族规》以及蓝氏先祖艰苦创业、乐善好施、乐于助人、孝顺父母、恭敬兄弟的事迹,文化底蕴深厚。林磜蓝姓宗族内部沿袭族长制度管理,小如家庭纠纷、婚丧喜庆,大如祭祖、祠庙管理等事务都要主持。各项事务的主持一般都由族长担纲。村民都推举族内德高望重的男性长者为族长。林磜蓝氏族长制源远流长,在蓝氏家族中被普遍承传下来。这也是林磜传统的畲族文化。

畲族,自称山哈,意为住在山上的客,就是来开荒的人。他们傍山结茅,依山而筑,沿坡而居,开辟出旱地和梯田。至今林磜族长家还保留一支古老的海螺,历史上林磜经常遭受土匪抢劫,为抵抗土匪摧残,族长在山顶设有岗哨,如遇外来侵略,族长用吹响海螺的方式预警召集族人,浑厚的螺号声将出险的信号传递到在漫山遍野劳作的村民,全村族人听到预警螺号会立即放下手中的农活,从四面八方聚集在祠堂共同抵御外来侵略保护家园,多少年来族长用这种方式使村民躲过了一次次天灾人祸。如今虽然通信设备先进通信工具普及,但林磜畲族人还有保留吹螺号的习俗,其作用不再是抵御外来侵略,而是用来召集族人祭祖、议事、请酒催客、防御驱赶野猪糟蹋农作物的功能信号了。

林磜畲村

每年清明,林磜都举行盛大的祭祖扫墓活动,这是畲村一年中最热闹、最隆重的日子,在外发展的村民都会举家回村筹备祭祖节。届时,蓝氏祠堂里鞭炮喧天,众多裔孙们齐集故乡,祭拜先祖,感受桑梓的温馨。香火弥漫的祠堂,裔孙们带着无限的崇敬和感恩,虔诚上香跪拜,祈愿安康幸福、财丁两旺。

接着则是祭扫祖宗墓活动,宗墓分散在茫茫大山的风水宝地,村民准备香烛祭品分组进行祭扫。对于林磜畲村民来说,祭祖大典既能表达对祖先的敬意,也表达后嗣不忘始祖恩情,又能推动畲族宗亲间的交流、增进彼此的情感,有利于凝集族人力量。家中主妇则忙于做粿煮肉准备全村集会的清明酒席,还按几百年前的老规矩给前来参加祭祖的村民、分发祭祖米粿,猪肉等。整座畲村热闹辉煌。

随着时代的发展,大多村人已走出大山,在城市经商办厂购房置业。如今的林磜畲村,安静得像一幅水墨画。参天的古楠枝繁叶茂,古朴的木板土墙房旧貌依然,老旧敞开的门厅依旧挂着蓑衣笠麻,牢固的禾仓角落静卧着闲置犁耙农具,路边的小狗静静地趴在门前。畲村的每一块砖、每一片瓦、每一道缝隙、每一个角落,甚至每一缕光阴里,都珍藏着一个个尘封久远故事,记录了畲乡人的甜酸苦辣。虽然年青一代大多已走出大山。但他们不论走的多远,每年都会相邀回到林磜,组织开展清理河道、修渠建坝、修缮主屋、整理环境等公益事业,总会经常走进林磜那个远古家园。(邓煌生)

来源:清流县政协

编辑:邱东莲

审核:马起根

复审:伍平位



Powered by 彩民网 @2013-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